black boat

一只坐在V团坑底的小透明。

『空白』(取名苦手。。)

也不是首发。。毕竟在贴吧里已经发过几章了。。每次都一千左右,也只能感叹自己在公车上打字的速度了😂,高三党,留个存在感,毕业之后来完结或者来修改啊😂后面没有手机的日子,估计就会哈哈哈了。

_____________

坂本在收到井之原的联络的时候,就预感到有什么会发生,联想到最近长野动不动就分神即使自己几次追问,长野也只是笑着说没事,虽然坂本多少也有点担心,但就算这样坂本也从未想过长野会出事。
“坂本君,长野。。长野君,被狙击击中了!”语气急促估计是长距离的奔跑导致,井之原咽了咽口水“被送到警察医院了,我现在赶过去了。”
一度觉得是自己幻听的坂本,之后不知道自己用了什么语气回答我知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的医院的门口,又怎么来到急救室前。
井之原在急救室前不停的转着圈,看到坂本,本想扯出个微笑说长野快脱离危险了,却发现自己的表情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刚才医生说血止住了,伤口都处理完毕,不过…”井之原停下脚步,站在坂本面前“头部招到的重击,不知道会不会对记忆和意识造成影响,要等长野醒过来才能判断。”
坂本稍微喘了口气点了点头,“那其他人呢?”
“健和刚在值班,我还没通知。”井之原指着走廊尽头一个蹲着的身影,“准一在我来的时候,就是这个状态了。”
坂本望了一眼远处抱着脑袋蹲着的冈田,又看了一眼仍然亮着手术中的指示灯,胸口的压抑挥之不去,靠着墙失力的滑坐下去。
“健和刚先不要联系了,手术结束我去和他们说。”坂本单手顶着墙,“长野受重伤的哗,冈田他没事么?”
“啊,好的。”听着坂本发颤的声音,井之原忍不住捏紧了右拳,才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冰凉,“冈田我去问过他两次,他都只是埋着头不理我。”
叹了口气之后,医院的过道里只剩下井之原的脚步声断断续续。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红色的灯光消失,坐着的坂本立刻站了起来,手术室自动门向两边移开,两个医生走到坂本和井之原面前,其中一个扯掉口罩,像是松了一口气的说:“手臂的贯穿伤我们已经把弹头碎片取出来了,头部的CT看起来应该没有明显的问题,麻药的药效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你们等他醒过来,稍微试着对话一下。”
“对了,那个小警员也有受伤,我们之前让他去看一下外科,他一直不肯。”另一个医生四处张望了一下,最后用手指了一下蹲在角落的冈田说。
“嗯,好的。”井之原点了点头,拍了一下坂本让他放心守着长野,然后他会去把冈田带去处理一下伤。
病床被医护人员推了出来,躺在病床上的长野本身肤色就偏白,但是就算白纱布缠住额头隔着呼吸面罩下的脸仍然显得苍白,坂本扶着病床的一侧栏杆,一脸担心推着病床往病房的方向走。
看着坂本和病床消失在走廊,井之原轻轻的拍了一下西装已经破破烂烂的冈田的肩膀:“准酱,长野君他没事了,我陪你去看一下外科医生吧。”
听着井之原的话,慢慢抬起头的冈田,眼角红的让井之原心像是被揪住了一样:“小井,为什么应该是我保护的长野君,而现在他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却没事?”
又是快哭出来的语气,井之原搂着冈田的肩膀帮助他站起来,“手术不是成功了么,发生了什么等你把伤口处理好慢慢说,不要让系长一边担心长野一边又担心着你。”
感受着肩膀上井之原的手臂轻拍自己带来的安心感,冈田捂着自己的受伤的手臂点了点头:“嗯。”

====

应该不会有人给我邮刀片吧😂,毕竟我是N野担啊怎么可能会一直坑他!(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