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boat

一只坐在V团坑底的小透明。

『空白』「2」

转移到病房后,长野还是一直保持着昏睡的状态,就这么守着过去一个多小时,靠在墙上假寐的坂本听到一阵脚步声,转头面向病房的移门,脚步声停了下来,井之原带着冈田走到病房门口。
冈田肩上披着井之原的外套,贴身的衣服也已经换掉,手臂上缠着一些纱布,没有打上石膏也让坂本稍微松了口气,坂本走过去轻轻的拍了一下冈田肩膀,“别太担心。”
再转向井之原,摸出手机,点头示意了一下,往医院外走去。

 

 


坂本走到室外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拿起手中的手机拨通了刑事部长的电话,开头便是强硬要这个案子揽下,从电话里传出来部长的声音也很是犹豫,但是面对丝毫不退步的坂本,在电话里叹了一口气之后,就把暂时负责的片警和地点交代了一下,算是同意了这件事。
挂断他的电话之后,望着刚刚要迎来早晨的东京,街上车来车往,坂本深呼吸调整了自己的语气,又拨通了六系的电话:“健?”
“嗯!坂本,昨晚也是一切正常哦!我和刚很乖的待在办公室,你要相信我们!”健充满活力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还能听到一旁的刚在健没说敬语的时候喂了一声。
“值班辛苦你们两个了,现在给你们个任务,去把长野在神奈川时候处理的所有案子的资料拿过来筛选一下。”
一开始隔壁系经常会来投诉,说着不要带着小孩来开派对,赔着不是的坂本现在想想,两个人在同时值班往往真的是帮了大忙。
“欸?长野君处理的案子?”健像是没理解坂本的话,重复了一遍问道,下一秒回过神意识到坂本是在用很严肃的声音对自己说“长野君出了什么事么?”
“他受伤了,在医院。”坂本在医院门口往十楼的病房望了望,“你知道的,他并不是那种轻易会被被别人记仇类型的人。”
“嗯,好的,我和刚会负责好的。”健深沉下来的声音,虽然很想追问下去,但是健很明白这时候问的越多,可能情绪影响的越大,理智让他放弃追问。
挂断电话,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拍拍旁边的刚:“我们去趟神奈川,顺便给长野君买点探病礼物去。”
坂本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收起手机,思考着关于这件事的其他的可能性,无差别事件?谋杀事件?但在已知的线索下根本都无法说的通,狙击枪,加上十来个人的围攻,若不是针对长野的话,为什么却没有把冈田一并击伤?
大脑里信息杂乱无章,坂本努力再次回忆了一遍和长野一起在本厅工作的几年,不管怎么回忆都不记得有长野可能会惹上的事件,虽然记仇报复这种事也不是没遇到过,但是基本是复仇基本都是对着自己的,而且动用这么多东西,就说明这人开头不小。
对着嫌疑人依然能保持温柔的长野,很多人甚至对他抱有感谢之情的长野,这种事根本说不通会发生在自己和他在警校就认识的长野的身上,如果说这件事是针对长野的话,那么,只可能在他和长野分开在两地的时候发生的。
坂本这么想着,口袋里的手机开始了振动,打开一看,邮件上发来了负责片警和检识科负责人的联系方式,稍微想了想就开始编辑新邮件,写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井之原还在医院里面,闭着眼睛甩了甩头,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却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坂本君!长野君醒过来了!”

 

=====

日本医院限制手机使用XD

顺便文笔持续orz中。。。

  1. 以上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