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boat

一只坐在V团坑底的小透明。

『空白』「3」

待坂本离开病房后,井之原搬了个椅子放在长野病床旁,让冈田坐下,自己走到窗台边拿起上面的录音笔,插上耳机开始听录音。
长长短短各种证言里,井之原发现根本没有直接的目击证人,还好周边店家和路人的证言加起来还是很充分,
一开始是有人喊着出事了,之后出现的两个人亮出警证的肯定就是长野和冈田了,两个人跑进那里之后响起枪声间隔了一定时间,但是枪响后到急救车到现场不超过十分钟。
太快了,像是预知到一定会有人受伤一样,不是在枪响后拨打的急救电话,而是最初就已经拨通了。但是这个人却没有在急救车来的时候,或是其他警察到位的时候的出现,
不祥的感觉缠上心头,井之原郁闷的闭上眼睛打算重新再听一遍证言,却听到冈田站起来推开椅子的声音。
“长野君?!”
急忙拉掉耳机把录音笔放回窗台,井之原跑到病床旁摁响了护士铃。
床上的人,眼睛没有完全睁开,呼吸面罩下的嘴角动了动,但却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
冈田扶着病床的栏杆:“小井快,把坂本君叫回来,长野醒过来了!”

 

 

待坂本和井之原跑到病房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有了几个医生,长野靠在被摇高的病床,眼里却给人的是一种茫然的感觉。
“医生他怎么了?”坂本看着他的眼神突然有点慌神。
“可能是外力造成的短暂失忆,虽然他名字身份都还记得,但是那位还有昨晚发生的什么,他都不记得了。”其中一个医生指着冈田对坂本说。
“所以我真的是失忆了么?”长野茫然看着周围的医生,额头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让长野倒吸一口冷气,隔着纱布捂着额头,转向新进来的两个人,很惊讶的望着坂本“坂本?”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下,长野居然还记得坂本,坂本无视井之原散发出来的幽怨,想着干脆把时间轴放远一些,严肃的问长野:“最近你在神奈川干的好么?”
“头发乱的不行啊坂本君。”,长野微笑的看着立刻慌乱的理着自己的头发的坂本,估摸着这个人是不是一宿没睡,继续开口“一直都挺好的啊,还有个小后辈来我这实习了来着,话说几个月不见你变老了不少,你们两个是坂本的后辈?”长野歪歪头看着井之原和冈田。
井之原带着一些不安,盯着还是和往常一样表情的长野“长野君,你现在的警衔是什么?”
“巡查部长?怎么了么?”
病房的气氛从刚才一瞬间的玩味又再次变成了沉默,看着所有人的沉默,长野像是有些尴尬的扯了扯自己右手的绑带:“嘛,谁能告诉我一下,我昨晚到底干了些什么?”
之后一个医生终于打破了病房里的沉默,安排好另外两个医生给长野简单的检查一次血压心电图,自己把顿在原地的三个人叫到了外面。
“这么看他的记忆像是停留在几年之前了,虽然CT上没有出现问题,说明能恢复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可以的话,尽量多和他谈谈他印象深刻的事,待会等心理科医生上班,我会让他过来的。”
医生拍了拍坂本的肩膀,走进病房接过两个医生测出来血压,心率单,仔细看了一下,开始对长野说着注意事项。
“井之原,冈田,虽然我知道你们也很累,但是事发地方的走访还有鉴识科的资料就拜托你们了。”坂本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井之原,“别自己受凉了,穿上。”
井之原接过外套,攥在手里“我们会很快解决的。”
“我相信我们。”

=====

于是先弄过来三篇😂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