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boat

一只坐在V团坑底的小透明。

『空白』「4」

走出医院大门,冈田把自己身上略显长的西装扣子扣好,想了想把手机从裤子口袋里摸出,刚启动好,主界面就发现主界面来电提醒被同一个电话刷屏,正努力回忆着这电话的主人是谁,电话再次响起,还是这个电话,旁边的井之原耸耸肩示意他还是快点接电话。
“喂?是冈田大哥么?”

 

 

“刚,你来看一下这个资料!”健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消息,拿着纸质的档案一下子从资料室的沙发上蹦了起来,差点让刚刚喝进的一口可乐喷出来,“之前来东京开会时出车祸的那个神奈川的警部,是长野君在这里任职的时候的长官!” 
“不止他一个。”冷静的把口中的可乐咽下,刚指着自己电脑屏幕筛选出来的资料,“他们这一个系的人都出事了。” 
“都出事是什么意思?”健凑到电脑前,简单翻阅了一下几个人的资料,光标停在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前,“这人好像刚和长野君见过面?好像听长野君提到过来着。” 
“对,就是他,前两天也在东京被捅了刀子,现在也在医院躺着。”刚把把选择下来的资料拷贝进优盘,一张年轻照片映入眼帘,入职一个月么,犹豫了一下把这份资料同样扔进优盘的刚心里默默感叹了一下。 
“针对警察的报复么,这种讨厌的感觉啊。”拔下优盘,手推桌子借力把转椅顺势向后推开,刚站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啊,好饿,健请客,我要吃饭。” 
“诶,”虽然把案件资料整理了大半,但仍然还有像小山一样的资料没有查阅,健一脸受挫“一时半会,我还搞不不定。” 
“真拿你没办法,”刚从包里翻出一听橘子汁递给健,自己从小山一样的资料里抽出一沓开始翻阅“真是麻烦,记得待会请我去中华街好好吃一顿。” 
接过橘子汁打开灌了一口,轻声埋怨“明明你还欠我好几顿饭。” 
“你在说什么?” 
“啊,什么都没有。” 
 
躺着就容易睡着,坂本在沙发上躺着小憩的时候不知不觉就这么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有一张毯子。 
病床旁的柜子上摊开着自己几个小时前带过来的相册,病床上的人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几张纸,用左手勉勉强强的画着什么,坂本把毯子叠好,凑到病床前看长野在画什么。 
“你在干嘛。”坂本看着似圆非圆似字非字长野的“作品”,估摸着这人是不是在和以前一样分析着案件。 
“好像对大家都有印象,但是看着大家的笑容我真的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长野看着相册里六个人举着杯子干杯的照片,叹了口气,拿笔戳了戳画的乱七八糟的纸“所以就在想要不要再理一下之前的案件,明明记得很清楚,但是仔细一想好像是很久远的事了,细节都不太记得起来了,嘛,也可能是左手字太难看了。” 
坂本无奈的笑了笑,“你这家伙真闲不下来啊,”抽走一张白纸,然后从口袋摸出一只原子笔,开始对着长野画着,长野也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坂本画完。 
“你这几天可以对着这张速写,慢慢练左手,”坂本画完把这张白纸递给长野,虽然寥寥数笔,但是一看还是很神似的。“明天我会把大家都带过来的,你就好好养伤。 
长野盯着这张画,看着上面绑满绷带的自己,笑着点了点头:“画的真好,谢谢坂本老师了。”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