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boat

一只坐在V团坑底的小透明。

『空白』「6」

总觉得少了什么。。仔细一看「4」少了一段。。。跪在地上沉思。。。于是乎后知后觉的我还是去补上了。。。 
________
因为座位靠里,咖啡店里并没有多人注意到这里的骚动,井之原眼睛盯着黑衣的男子,嘴里轻声叫着冈田,左手向着腰带比试手枪的姿势,冈田领会的也站起来直面对方,微微向侧面走了几步,山田则移开自己的椅子往后靠了靠。 
看到三个人都站起来,男子丢开餐刀,笑着摸出了一把弹簧刀,下一秒,反手斜刺向井之原,迅速弯下腰的井之原俯冲到男子面前,右手勾拳向上,一拳结实的打在男子的腹部,男子踉跄的退后几步,撞到桌子,摇晃下桌子上的花瓶掉到地上摔得粉碎。 
店里的客人们因为他退后撞倒花瓶后注意他手上的弹簧刀爆而发出尖叫,四处逃散,店员躲在柜台后面紧急拨通了警察电话。 
看到过早弄出混乱的黑衣男子,表情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玩味,拿着弹簧刀的手划向井之原,被挡住的一瞬间出拳打在井之原的右脸,承受下这一击的井之原猛的控制住他的手。 
“现在!” 
冈田从侧面一个扫腿把黑衣男子摔倒在地,迅速把他压制在下面,井之原钳制住黑衣男子的双手将弹簧刀夺去,从腰带上包里取出一副手铐递给冈田。 
冈田把手铐拷好,把黑衣男子的帽子取下来,推着他让他站起来的时候,看到他的脸面对他的两个人都是一脸的惊讶。 
这种眼睛反光,表情飘忽的样子,不会错,吸毒了,井之原带着几分疑惑走过去帮助因为手臂使不出力气的冈田压制住这个人的肩膀。 
“叔?你在干嘛!”山田语气有些颤抖,额角像是渗出了汗滴“你不是回老家了么?” 
“回老家,没工作的我能干什么。”黑衣男子因为刚才被井之原猛击的一拳,腰还直不起来,吸着凉气“早知道有两个条子,我就不接这个摊子了。”说着他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井之原。 
井之原戴上手套,不去理会这个人的眼神,一只手发力压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抽出他别再腰际的手枪,放进冈田拿出来的塑料袋里。 
与此同时,门口也响起了警车的声音。


 


“所以井之原你被打了一拳?”坂本倒了一杯咖啡给自己,然后坐下看着冈田给右眼眼圈黑了不少的井之原涂药。
“坂本君,我又不是格斗出身,那种情况哪能不受伤?”井之原抱着手臂强装着不疼,结果下一秒棉签碰到他的时候,手舞足蹈的开始喊疼,弄的冈田很难下手涂药。
如果不是手舞足蹈的喊着疼,坂本可能还不会把他刚想表扬他的话给咽下去,叹了一口气,坂本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一个小时前,刚到办公室坐下打开电脑的他,心里仍然乱的不行,虽然能安排的都安排了,就看下一步怎么走了,结果刚进入状态,就接到鉴识科的抱怨电话,喊着你们怎么没人来拿资料,然后已经派人直接送过来了。
憋着不给井之原他们打电话,也是考虑是不是有什么紧急事态。结果事情真的发展成和自己胡乱的猜想一样,坂本也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心自己拥有了预知能力还是该骂自己想什么不好什么就会不好了。
“对了,你们说的山田諒平现在在哪里?”


======
山田谅平这个名字没啥。。特别的意思,(嘛,如果能联想到为什么,我承认确实就是这么想的的。。。)但是我真的是只觉得名字好听而已。以上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