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boat

一只坐在V团坑底的小透明。

『空白』「8」

存稿已经全部发出来了XD,下周母上要强制管理我的手机,于是。。工作日就没机会碰到电子产品了。。。更新可能会在周末,也可能。。。(会在我高考结束之后?!)我尽量避免括号里的可能性变成100%,嗯。。就这样。

这篇感觉大概我只是为了证明我觉得团内无墙。。。(被打飞

________

对话持续了接近两个小时,站在警视厅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山田揉了揉被自己捏红的手腕,摸出手机深呼一口气,拨通了电话。



推进门看到健一个人趴在桌上用手指画着圈圈,另外两个人不见踪影,像是猜到发生了什么,冈田拍了拍健的肩膀,坐了下来。

“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了。”

“井之原好过分,带走了森田。”撅嘴表示不服的健继续趴在桌子上。

“要不今天陪我去格斗室练练?”

“喂,你不是受伤了么!”健从桌子上抬起头一脸震惊。

“算我陪你?你也好久没去自由搏击了吧。”冈田笑着象征的挥了挥拳头站了起来。

“好吧,坂本呢?”健站起来突然想到好像少了一个人,“去医院了?”

“嘛,是啊。“顿了一下,冈田带一丝坏笑的说,“毕竟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些异于常人的爱情啊。”

一闪而过的表情复杂被健捕捉到,不过他也没说什么,笑着搂着冈田的肩膀往外面走“我们两个进行时的单身狗,去约会咯。”



“把健留下来真的好么?”井之原带着一副刚的墨镜,四处张望着看是否有过路的出租车。

“有点在意那个青年,刚好看到他父母现在住在东京,我们去看一下吧。”刚双手插着口袋,斜着靠着路牌看着慢慢落山的太阳,“快点主任,太阳都要落山了。刚才房间里稍微靠谱点的就只有你了,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

到底谁是主任啊,你一脸悠闲一点不急好么“出租车又不是我运营的随来随到…”这么说着,一辆出租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这就是我计算的实力。”刚耸了耸肩,去拉开出租车的后门。

所以是要我去报销这次的费用了么,井之原腹诽了一句默默拉开副驾驶的门。





长野本来靠着摇起来的病床,想稍微睡一会,结果还是因为伤口隐隐作痛放弃了闭上眼睛的想法,于是再次翻起了相册,目光定格在一张集体合影上,难得别着警徽的正装照,长野笑着一个个扫过照片上的脸,看到略有些沧桑的脸时,头像被电击了一般,一阵头疼之后,眉头紧皱。

静谧的氛围被过道脚步声打破,几秒钟之后移门被打开,举着手提袋的坂本探头进来“哟,探病礼物。”

“这么晚还来啊。”长野把相册放在旁边的柜子上,用手揉了一下自己的眉头,转过头面对坂本的时候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

“还精神么?”不过对于他微笑免疫了的坂本看着长野的重点还是他脸上带着的汗滴,放下手提袋,从口袋里摸出手帕递到长野左手边“没必要忍着,疼就叫医生好了。”

没有接过手帕的长野,抬头看着坂本“嘛,这点疼也不算什么。”

看着手上没有动静的长野,坂本把手帕直接呼在长野脸上,“你这家伙,什么事都忍着你以为你是忍者啊。”

长野把飞到脸上的手帕象征性的抹了抹,拿下来说,“比起我坂本君你更像忍者吧。”

这么老实的长野,坂本勾起嘴角,甚至一瞬间觉得记忆回到几年前的长野还不差,至少自己也可以斗嘴占上风了,

不过仔细回想长野受伤之后自己的行动,安排搜查都是自己来安排,好像无形中抢了某主任的权力了,于是开始有点对不起此时正在出租车上看着价格飙升的主任井之原。

“想着你大概对医院的粥不感兴趣,我就带点慰问品给你啊。”把思绪拉回来,坂本接过长野递过来的手帕,又从手提袋里摸出炒面面包,撕开包装再了给长野。“呐,你喜欢这个吧。”

“啊,谢谢。”拿过面包小小咬了一口之后,估计是因为并没啥胃口,但长野的眼睛仍然像是点亮了一样又继续咬了下去,“好吃。”

坂本像是松了一口气,从手提袋里取出一件叠整齐的西装,打开衣柜挂了进去,“你受伤时候穿的那件衣服没法穿了,这件款式和那套差不多,就当我还你以前陪我喝酒的之后垫的钱。”

没等长野说话,坂本合上衣柜,单手打开了啤酒易拉罐,“你还记得勃朗宁那款手枪么?”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