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boat

一只坐在V团坑底的小透明。

『空白』「7」

“我让他待在休息室了”冈田终于在井之原各种挣扎下把药上好,最后还用力的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声辛苦。“要过去问问他么?”
“嗯,待会。”坂本单手翻着鉴识科送过来的资料,一只手揉乱自己的头发,“那把收缴的手枪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应该捂着脸还是捂着自己的肩膀,反正都很疼的井之原,听到坂本的提问,带着一点哭腔回答“那把勃朗宁里压根没子弹啊,没子弹他带着干嘛真是。”
“勃朗宁?”坂本翻着资料的手停滞了一下,总觉得勃朗宁这个不属于警界的配枪,但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觉,但有说不出在哪里,没有征兆的闪现曾经和长野一起喝酒时候的画面,坂本放下资料,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在现有的线索上。

“欸,都在了么?”健抱着一大盒一兰拉面推开门,后面刚举着刚打印的资料示意坂本他们还是干活了的。
“辛苦了。”坂本站起身走过去接过刚手中的资料,抽出一份,把其他资料又分给冈田和井之原,资料上不同颜色的字把值得注意的部分强调了出来,红色的字体一目了然,坂本嘴角勾起,心里夸着森田细心。
每一份资料上附着的近照,都不算年轻,翻到某一页的时候,坂本镇住了照片上的人居然是一个24岁的青年。



看到坂本和冈田走进来,处于晃神的山田猛的站起身,结果桌角撞到了自己的大腿“啊,对不起!”
坂本看着这个说是黑道出身的青年,却被桌角撞到之后一脸慌张,突然觉得这青年还挺有趣“没多大事,别道歉。”推开会议室的椅子,坂本和冈田在山田对面坐下,换了一个表情,深沉下来问“你那个朋友那里,没问题么?”
“他之前和我联络过,被拿着枪指着的情况下把我和冈田大哥见面的事说出去了。”语气里不带着怨恨,山田甚至是一脸担心的说着前面的话“其实,一定要说的话,我安排他在那里,是我们两边都知道的事,我们两边的关系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僵。”
“前面一段时间,他说起过组织里开始传着一些烟,本来这些烟好像是只有那里的几个高层在抽,结果几天变得相当一部分人都有了,因为感觉不太对劲,我当时就有点想让他先回来了,结果…就发生了这种事”
坂本理着自己的思绪,想着之前的报告
“这烟里是不是加了大麻?”
“欸?”
“刚才袭击你们的那个人血液结果出来了,他吸食了大麻。”
眼神突然变的有些震怒,山田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怎么会,他们答应我不会去染指这些东西的。”
“世道有时候,不是用大义和理智就可以改变的。”坂本看着握紧拳头的山田,淡淡的开口。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