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boat

一只坐在V团坑底的小透明。

『空白』「9」

废弃的大楼好像是五层,一个年轻人颤抖的站在自己面前,长野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了句去联系其他人,摸出自己的配枪,往黑洞洞的楼梯,迈上了第一步。

“勃朗宁?”长野咬着面包含糊的问着。

意识到连自己都记不太清的事,眼前这个失忆的家伙也不太可能记得清的坂本,郁闷的捏着自己的啤酒罐,“当我没说,对了,下午来的医生怎么说?”

“说是短暂性失忆,估计很快就能恢复吧,大概。”长野仍然一副专心吃着面包的样子,

“我想明天出院,明天能来帮我处理一下出院手续么?”

“又没人赶你出去,这么急干嘛。”坂本灌下一口啤酒,抬头看着眼前,在盘算着什么吧这个人,“嘛,随便你,反正药在哪里都可以吃,也省得大家来看你了,对了,健给你带了一兰拉面在办公室里。”

噗嗤笑出来的长野,用左手手背抹着自己的嘴角,“都不问问我为什么,哈哈哈,感觉坂本君这几年变得好温柔。”

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做什么表情的坂本,把半听啤酒喝下肚,心里默默回忆着几年前的自己,总觉得能回忆到很多诡异的东西,把啤酒罐捏扁,扯了一张纸巾给长野擦手,拒绝了继续往后思考。

打完了几遍警校学的全套擒拿术,健总觉得眼前这个人的身影和一个身影重和了,当冈田对着喘气的他说出再去跑步的时候,健脑海里清晰的勾画出自己再也不想回忆起的那个人,那个在暗无天日警训里那个整天黑着脸的胖教官。

“我拒绝!”健大口的喘着粗气,拿起放在地上的水瓶咕咚咕咚喝起来,一瓶水很快就见了底,水滴从嘴角流过脖颈,放下已经空了的水瓶,健随意的抹掉顺下来的水,感觉自己又找回了活着的感觉。

冈田从旁边找来一块毛巾递上去,“那做一下拉伸吧。”

接过毛巾盖在头上抹汗,松了一口气,健点了点头,“这个可以,话说你和坂本君计划些什么?”

还是一样的敏感啊,冈田耸了耸肩,“嘛,也没…”

手机铃声突兀响了起来,打断了冈田的话,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从挂在旁边西装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来电显示显示着一个笑得异常“灿烂”的头像,撇了撇嘴,冈田接通了电话,“喂?我是冈田。”

“快来救我们!”在空旷的大街上看不到往来的一辆路过的汽车,欲哭无泪的井之原想试试看有没有人这个点还在警视厅还可以来辆车来接他们回去,想着他就拨通了冈田的电话“我和刚错过了最后的公车,出租车也叫不到,你可以来接我们一下么?”

听着电话对面开启了诉苦模式的冈田,说了句把地址发过来,我开你的车过来你们等等,就挂断了电话。

十几秒秒钟之后邮箱里传来了一封写着地址的邮件,默读了一遍地址,然后抬头看着旁边的健,“想不想开车,就当我给你的补偿?”

“好啊好啊!”一旁的健刚把汗衫换下,顺着被衬衫弄乱的头毛,听到开车,开心的猛点着头。

站在空旷路边等车救援的井之原,打了两个喷嚏,吸了吸鼻子,坐到看似已经背靠着车站广告牌睡着的刚旁边,拉紧了自己的外衣。

于是当一个小时之后,当井之原看到自己爱车驾驶座上是三宅健的时候,他觉得他真的必要去一趟神社了。

把健赶到后座,再把半醒不醒的刚拖到后座的时候,健也差不多靠着车窗睡着了,井之原坐在驾驶座上,向旁边的冈田投去悲伤的表情。

冈田不去理会旁边那位,调整了一下安全带,让自己的右手能舒服一些的搁在摇开的车窗上,才看向旁边的人,“我饿了。”

本来还想再挣扎一下的井之原,听着冈田的话以后,默默认栽,抱着头“你想吃什么?”

“大阪烧!”

……

“好吧…”井之原习惯性的想揉眼睛却想起刚才揉了之后碰到伤后的疼痛感,叹了口气感叹自己一下午的高效率,和刚一次性走了三个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拉开了手刹。

=====

井之原主任我对不起你XD

评论(1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