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boat

一只坐在V团坑底的小透明。

不是商品(短篇)

曾经写的一个小短篇XD 嘛,我是一个团内无墙冷cp爱好者(不)

-------------------------------------------------------------------

空旷的路面上只有一辆黄色的轿车飞驰溅起两边的水花,车里音乐悠扬的让拨弄着录音笔的开关打发时间的三宅觉得他坐的不是长野开的车。
“恐吓,暴力事件,经济危机,恐怖主义,邻邦外交,就业率,失业率...明明有这么多可以报道的,长野君,我们为什么要去一个犬类收容所?”忍不住的他开始对着驾驶座的人抱怨。
眼前的绿灯开始跳闪,长野汽车停下来,熟练的把CD换了一张。“嘛,稍微忍一下吧。”
“这是什么?”自己的歌声从车载音响里传出来,一下子没反应到是自己声音的三宅,甚至还被自己的具有穿透力的歌声吓了一跳。
“上次KTV我不小心把录音笔碰开了,就顺便把它们做成碟了,还有森田和LEADER的版本在,你要听哪个自己换。”红灯转绿,笑的人畜无害的长野耸耸肩,把自动挡往前推,车继续往前驶去。
纠结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在碟片上写着森的光盘,三宅抹着玻璃上的水雾,听着焦糖般的歌声中,望着周围越来越多的绿化,慢慢沉浸在这个属于他和长野两个人的时间里。


到了目的地,下车到建筑物门口这段路,就能很清晰的听到里面传来断续的犬吠,不像是那种健康活力的叫声,甚至更像是带着无助绝望的声音,原本就阴寒的天气让三宅把大衣搂紧一些。
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素白的西装像是管理的女人,长野微微鞠躬和她点头示意,三宅在后面摸不着头脑的跟着鞠躬,跟上前面两个人的脚步。
一层,两层,三层,一路无言的走着,三个人被另外一个像是工作人员的人带领着默默的走着,观看着隔离着的这些那些的狗,名贵或是普通。
最后在一个狭小的房间前停下,不过与其说是房间不如是一个格子更合适,狭小的空间里面关着七八只品种各异的狗隔着一扇厚重的玻璃。
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有什么气体注入了那个空间,慢慢的里面有些看起来小些的狗开始发生痉挛,体型体格略大略好的狗猛烈的撞击着玻璃或是旁边的钢筋。
越发沉重的双腿,越发混乱的呼吸声,三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站着不动,明明眼前的生命在人类手里殒灭,明明近在咫尺却没能去拯救它们。

离开这幢建筑之后,刚才耳边黑犬撕心裂肺的叫声仍让三宅不能释怀,背后建筑里传来的其他狗的叫声,让他更不能释怀。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去剥削它们的生命?他们没有这个权利!”索性扔掉雨伞,让雨滴打到自己脸上的三宅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
“因为,我们要让更多人知道生命不是商品。”长野的声音显得比以往更加深沉,三宅也明白难受的不只是他。
让三宅参与这次取材,长野也是犹豫过的,但是三宅能把情绪表露在文字上能力和感性的性格,并不是其他人能够相比的,虽然长野觉得如果让三宅参加这次取材,这大概会让他压抑很久,所以他一开始觉得这种事儿应该有自己一个人来做。带三宅去吧,长野还记得坂本在看过那个女议员的MAIL和整理的资料后对着他叹着气的表情。

回去的路上,三宅选择坐在后座,打开笔电不停的戳着键盘,长野几次从后视镜里回望,三宅的眼角都是略红着的。
一路无言,有的只是雨点打击在车顶和窗户的敲击声和一刻不停的摁键盘的声音。


第二天,附着图片的报道草稿规整的摆在坂本桌上,标题是
“它们不是商品”。


评论(7)

热度(16)